不知该感谢谁

半夜三更,妻子突发胆囊炎,疼得打滚,于是我立即把她送进了市人民医院。医生经过一番检查后,说是要动手术,却没有病床了,只能在住院部的走廊上加病床。

不知该感谢谁办完住院手续后,妻子躺在了医院走廊的病床上。然而,第一个晚上妻子就没有睡着觉。不是因为胆囊疼而睡不着,而是因为走廊上除了太嘈杂,蚊子也太多。这样的环境,别说是病人受不了,就是好好的人恐怕也吃不消。于是我连忙去找主治医生和护士长,他们好像是商量好似的统一口径,说是病人太多,一时无法解决病床,一旦病房里有病床空出来就立即安排。话似乎说得合情合理,可病房里明明有病床空在那里。后来我一打听,说是其他医生的病床,有病人悄悄地告诉我,如果找到熟人的话,医生之间是可以通过协商调节的。

我听到这个消息后,连忙调动各方面的人际关系。先是找到了同事张红霞,她的弟媳妇在这家医院的另一个病区做护士长。很快,张红霞的弟媳妇就满口答应了下来,说是小事一桩。我和妻子听到这个消息后,真是高兴极了。

为了能万无一失弄到病房里的床铺,我又连忙打电话找到大学同学李光根,他老婆的表弟就在市人民医院搞行政工作。虽然没官没职,但毕竟是在这里工作,多少能有点帮助。很快,李光根就给我回电话,说他老婆已经跟表弟说过了,马上就去找病房的主治医生和护士长。我们听后,心里又踏实了一些。

接着,妻子又突然想到她中学同学林晓娟的妹妹是这家医院的儿科医生,又连忙给林晓娟打电话。林晓娟很快就有了回音,说是已经跟妹妹联系好了,她马上就去找医生和护士长。我和妻子听后,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然而,三天过去了,妻子仍然住在走廊上。她整天抱

分享至:
good 4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为你推荐

刷新 换一批

关注微信 |  10月22日(一) 1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