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兄弟

  绍辉、子石、正阳是一个村子的同乡,他们来自重庆乡下,农闲过后,他们无事可做,相约到广东打工,最后在广州的一处建筑工地做泥水匠。

  你是我兄弟有一天傍晚,3人收工后,聚在一起到一家小饭馆喝酒,喝着喝着,正阳突然抱着自己的脑袋说:脑壳痛!绍辉、子石就笑他,说:“喝不得就喝不得嘛,装什么脑壳痛。”正阳一下子滚在地板上,不省人事。无论绍辉、子石怎么唤他,他就是不醒,他嘴角还流出了白色液体。饭馆老板看见地板弄脏了,不高兴地说:“喝醉了,快送医院吧,不能喝就少喝点嘛,真是的!”绍辉、子石醒悟过来,手忙脚乱把正阳送到医院。

  经过医生一番检查,初步判断正阳是脑中风,医生开了一堆检查单子,要正阳住院,还要绍辉、子石他们到缴费窗口预缴一万元钱。绍辉、子石一下子面有难色,他们几个打工的,哪里有那么多钱呀!他们把身上的口袋掏空后,也只凑了几百元钱。正阳在医院住了一夜,因为病得太重,回天无力,第二天还是撇下他们走了,绍辉、子石顿时悲从心来。眼看着正阳的尸体被送进太平间,绍辉追上去问医生,尸体会怎么处理。医生说,拉到火葬场火化,还要他们准备好火化钱。绍辉一听,还要钱,脑袋一下就大了。一文钱难死英雄汉,在异乡的城市,他们没有亲戚和朋友,他和子石商量后,决定去找包工头想想办法。

  包工头也没有办法,因为钱没拨下来,他便带上他们来找老板杨振海。杨振海是这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总,他听了正阳的遭遇,很同情他们,就安排会计把他们3人的工钱都结了。末了,他还从自己的手提包里摸出两千元钱,递给绍辉说:“这

下页    上页    全部    余下    
 
分享至:
good 0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为你推荐

刷新 换一批

关注微信 |  12月15日(六) 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