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偷来的婚姻

  不光彩的婚姻

  这个季节,我对与常华的这桩婚姻充满了恐慌。而此时,我俩结婚仅8个月。

  告别偷来的婚姻每次我俩争吵,都是我嚷嚷几句,他反驳几句,但大多时候他保持沉默。于是,我的独角戏唱不下去了,争吵很快便偃旗息鼓。

  两个月前的一天晚饭后,常华突然来了兴致,非要拉着我到楼下散步。前一天,我俩有过一次争吵,我想,他可能想融洽一下我俩的关系,我欣然应允。

  在小花园里,我们悠闲地走着,身后传来一位邻居的嘀咕:“我有一个朋友是这个女人的同事,听说她是‘二奶’转正,她现在的老公是抛妻弃子的负心汉。”

  “真的吗?男人啊!估计再过一些时间,她老公又会找‘三奶'’四奶‘了吧?”是另一个妇女的声音。

  我又气又恼。显然,常华也听到了。他神色凝重地一言不发,嘴角抽搐了几下。

  邻居们的窃窃私语,敲开了我的记忆之门。

  是的,一年前,常华还是梅芝的丈夫。

  那时,常华与梅芝已有近7年的婚姻,与我只是同事。但有一次,我和他以及另一位男同事一起去上海出差,到达时,那位男同事去见大学同学,于是,晚饭时只有我和常华。

  晚饭吃到一半,常华接到梅芝的电话。他是离开座位接听的,但我能看见十几米处他的神态。他激动地说着什么,脸色愤慨。回到座位后,他一脸沉闷。见状,我便说些笑话活跃气氛,而他,或许急于找到一个人诉说,在我说完一个烂笑话之后,他便把和梅

下页    上页    全部    余下    
 
good 0
  共过患难,才知他的真心
  角色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为你推荐

刷新 换一批

关注微信 |  9月20日(日) 1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