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每次艳遇都会激情爆发

  【前话】小薇长得非常漂亮,神情却是寂寞的。

  在叙述中,她一再地把脸侧过去,看着咖啡厅大玻璃窗外的夜色。她对着玻璃映衬出的自己微笑,她仿佛随时会流下眼泪,最早以为她是个沉溺在烟酒里的女子,可是她不是。她的外表异常的素,是纯白的。

  她对我说,她曾经关于爱情的种种幻想,在这个成人的世界里被证明全部是错误的。尤其是在谈恋爱的时候,不要以为你对别人好,你很耐心,很隐忍,别人就会不欺负你,根本不是这样的。

  白天,我的身份是一家大公司的高级白领。晚上,我变成了一个夜夜激情的淫荡女人。我知道,频繁地换男友让我的名声变得很坏,但这又有什么关系。

  前两天,我去了一间很出名的酒吧,在昏黄的灯光下有人在接吻,有人随着迷幻的电子音乐疯狂地扭动着身体。我看见戴眼镜的文弱书生、假装成熟的黄毛少年、背着妻子出来偷情的中年男人、大腹便便的公司老板以及浑身长毛的外国男子,我知道穿着露脐装的我身体柔软,目光迷离,他们看着我的眼神像觅食的猫,带着试探与饥渴。黑暗的舞池里情人们拥抱在一起,空气中漂浮着灰尘和情欲的味道。  喝完第三杯威士忌苏打后,一个穿着黑色上衣的男人把他的手指搭在了我的手指上。他是那家酒吧乐队的年轻吉他手,低头时,长长的头发就遮住了眼睛。中场休息时,他曾放下吉他走过来和我攀谈,他的身上散发着初次猎艳才有的紧张与兴奋,用油滑的北京腔调讲着也许练习过许久的黄色笑话,我知道这是个渴望艳遇的男人,我听见他说———跟我走,我有一张唱片送给你,在家里。我对他暧昧地笑着,仿佛在给他不圆熟的搭讪技巧打气,而事实是当时的我只是不想回到空荡荡的家,只要可以带给我短暂的温暖,我就会跟他走,这个他是谁并不重要。

  大街上空荡荡的,只有梧桐的枯叶在夜风里回旋。天气已经越来越冷。

  我们沿着冷清的马路走到黑暗的楼群,在他租住

下页    上页    全部    余下    
 
分享至:
good 7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为你推荐

刷新 换一批

关注微信 |  10月16日(二) 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