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性婚姻:想当年我也是个生猛海鲜

  蒋伯瀚1967年出生,男,北京,自由职业,已婚。

  确切地说我就现在就处于完全的无性婚姻中。零需要。没需要。昨天一个朋友还告诉我说,这男人和女人啊,要是没有了庸俗的性关系就不能算是完整的关系,我咬着后槽牙说他说,你把事情想的龌龊了,没有那种关系不还有别的关系吗?

  算起来,我和我太太在一起也有几年了,她比我大11岁,是一个企业老总,我呢,经过多年的努力终于熬到可以睡个自然醒了,基本算是走上了自由职业化路线。按冯小刚的理解,能睡个自然醒基本算是成功人士了。如果哪天不被挂职的单位莫名其妙拉出去开会的话,我也算是成功一大半了。

  我太太优雅端庄做派严谨,我掉儿锒铛放浪形骸,悬殊应该说大了去了。我在北京,她在广州,我们互相基本听不懂对方说话,不到100句对话中能发现双方之间的108处不同,不光是说她听不大明白北京话,我听不懂粤语,我们根本就属于两个领域:她说股市我不懂,我说尼采她不知道,她说投资的事情我没兴趣,我说我准备作个话剧她没弄明白。总之横亘在我们之间的年龄差也成为了一种借口。也许我深刻的恋母情结和她对青春的回归渴望才是我们相互吸引的基础,这场爱情充满了巨大的错觉,还是那句话,苟不同勿相恋。

  现在我们各踞一地,各干各的,各忙各的,基本不交流,——语言不交流,身体不交流,哪都不交流,没的交流,也没法交流。我没事还安慰自己呢:吃饭和性交都属于体液交流,对身体健康不利,食色,非性也——咱不吃不干还不行么?该歇歇,环保生存,还省得累呢。我就当只要是葡萄都是酸的。

  当初追我太太的时候,我还真不知道我从此就这么大踏步走上无欲无求的佛家境地了,我要是知道这么早就提前退休,我,我,我多几年风花雪月也好啊。

  当年还是和前妻在一起的侍候,我就已
下页    上页    全部    余下    
 
good 505
  隐私:妻子的偷情唤回我的男人自信
  口述:男友性无能我成了别人情妇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为你推荐

刷新 换一批

关注微信 |  9月20日(日) 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