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场如昙花一现的偷情游戏

  口述:孙丽30岁公司文员撰文:记者汪洪

  我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场梦,在梦中,我释放了自己,可是,到最后,却发现所谓的情趣,不过是我自己一厢情愿而已。

  我可以没有生命,但却不能没有爱情

  结婚这几年,我除了工作,就是琐碎的家务,似乎,将我改造为一个称职的贤妻良母就是丈夫当初拉我进入围城的目的。几年的间,婚姻已将我的耐心和激情消耗殆尽。记得去年,参加女友婚礼的那天,我蓄意隐瞒了自己的已婚身份,和一帮单身女友打成一团,结果不小心被一眼镜男士一眼相中,当场大胆求爱。结果,在女友的喜宴上,上演了一出’多情反被无情恼’的闹剧。

  在那晚回去的路上,我回想着那一幕,禁不住想笑。可笑过之后,心底却陡生悲哀,为我渐渐已逝的青春年华,为我心中依然无法沉寂的欲望。像我这样的女人,可以没有生命,但却不能没有爱情。可我知道,对于丈夫而言,回到家,厨房里有一个扎着围裙的女人,桌子上有冒着热气的菜肴便是幸福。

  有一天上班,以一个过客的身份在网络聊天室闲转,恰好有同事把我叫了去,回来的时候,才发现,有个名叫桐生的人和我说话。看他还在线,于是给他发了句问候,后来便和他聊了起来。具体聊了什么,记不清了,只记得,那天天气有些阴沉,窗外刮着冷冷的风,他下线的时候,说了句:’天变凉了,回去的路上打个的士,别把自己冻着。’那一句话,让我足足愣了半天。

  我们好像一对热恋的情侣

  不知是不是为了再次的邂逅,我没事的时候,总往那个聊天室里去。有一天,看见桐生在那里,心里一阵惊喜。说了几句话后,竟鬼使神差地问了他的联系方式。其实当时也是随口问问,没想到这个实在的男人,竟把他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打了出来,1个手机号码和2个固定电话。我心里暗暗吃惊。下了
下页    上页    全部    余下    
 
分享至:
good 135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为你推荐

刷新 换一批

关注微信 |  12月11日(二)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