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卖自己的女孩我们的友谊已在千里之外

  3年前,我不会让望月受到哪怕一丁点的伤害,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而现在,她的行为,已经不值得我们任何一个朋友去为她维护什么。但是,我依然没有鄙视她,有的,还是同情。

  讲述人:紫尘

  性别:女

  职业:某杂志社编辑

  地点:本报讲述室

  见习记者:李芳

  最是青春不负光阴

  刚进工厂时,望月还是一个清纯如水的女孩,那年,我们都只有20岁。我们从鄂西北的小镇上来,一同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漂泊,相依为命。顿时,彼此都觉得要惺惺相惜。

  工厂的事情不多,我们都是从农村出来的孩子,没办法像家境较好的城里女孩那样挥霍青春,除了每天必做的工作外,我们总是结伴去武汉大学附近的书城看书,然后在学校对面买上一大碗“麻辣烫”,边走边吃边说笑。望月曾告诉我,总有一天,她不会再安于做一个小职员,而要通过读书改变自己的命运。我也有此想法。

  那时候,我们疯闹着,我绝对相信,大多数时候我们两个人是非常默契的。一个眼神、一句未说完的话便可以将对方的心思揣摩得透彻,这也许就叫做“心有灵犀一点通”。为2元钱和老板争执

  那年冬天,工厂放假后,我们商量就在武汉买好新衣服回家。因为我们各自的小乡镇里,衣服品种少不说,样式也早过时了。虽不是追求时尚之人,但毕竟爱美之心,这个年龄每个女孩都有。望月在小店里看中一件棉袄,老板开价60元,望月一口咬定只出38元。我看得出,她非常喜欢那件衣服,谁知老板不肯让步,非得40元才卖。倔强的望月一气之下转身就走,任凭老板在身后挽留:“算了,给你。”她头也没回,以后再没进过那家店。那一幕,我刻骨铭心。直到现在,我都常常清晰地记起她坚决的眼神。

  一个年假7份兼职

  第二年,望月的母亲病了,家
下页    上页    全部    余下    
 
分享至:
good 136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为你推荐

刷新 换一批

关注微信 |  10月16日(二) 4:32